您好 [请登录]   []  
您还可以使用以下帐号登录:
[免费注册]
中信国藏

1.6亿元付清了!拍得乾隆玉玺的温州人:拍卖就是要激情

2017-01-19 来源:中信国藏礼品收藏网

    2017年1月13日下午,温州商人杜圣博发了个朋友圈,暗示自己已经完成此前1.6亿元拍下的“乾隆御笔之宝”玉玺的款项支付。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的个人一次简单的买卖事件怎能影响到整体温州人的信誉?

    我不能够丢温州人的脸,这个是我万万不能够承受也无法承受起的,不能够因为我个人事件玷污了温州人信誉至上的品质。

    本不应作任何解释回应,更不想因此事伤及到任何一个人,但希望每一位朋友客观公平理智地评论某事某物……——摘自杜圣博昨天发的微信

    记者随后联系各方得知,法国玉玺出售方称,玉玺已原价支付,法国巴黎德鲁奥拍卖行一部门经理表示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要直接问卖方。而玉玺的出售方巴黎远东艺术古董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杜圣博一行人已经以原价付好玉玺款项,玉玺已交付给他。

    至此,这件喧嚣了一个月的“温商1.6亿拍下乾隆玉玺后失联”的事件,终于有了进展。

天价拍下玉玺后被曝失联

    进入古玩行已有十多年,风浪也见多了,但杜圣博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舆论焦点。北京时间去年12月14日晚上8点,法国巴黎德鲁奥拍卖行精选之重器——清乾隆“乾隆御笔之宝”玺开拍,经过多轮竞价后,由中国神秘买家以1750万欧元成交价获得,加上佣金后21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6亿元。

这个神秘买家就是温州商人杜圣博。

    1971年出生的杜圣博是温州苍南金乡人,从小跟着家人在广州从事印刷生意,因为对古玩感兴趣,嗅到其中的商机,10多年前入行。

    这枚玉玺的拍卖行最初的估价在80万欧元到100万欧元之间,这么算下来,最终的成交价溢价20倍。也拍出了乾隆玉玺的最高价。

    杜圣博的说法是:“千金难买心头好。很多人不敢拿,拿不了的东西,我们温州人可以。”

    转折发生在半个多月后,去年12月30日,著名收藏家刘益谦称:十几天前温州人还牛烘烘在法国拍卖行竞拍下这乾隆皇帝玉玺,三天后温州人就与法国拍卖公司失联了,诚信再次让国人在全世界丢脸。他同时表示“这玉玺我原本打算出价500万欧元参与竞拍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针对杜圣博的质疑频起。

玉玺或在春节后回国

    北京华威路一带是北京文物古玩集散地,几个大的古玩城比邻而立,杜圣博的店面就在这里。

    头发略微花白,戴一副深色边框的眼镜,手机不离手。一眼看去,你就能判断出来,他是个商人。

    当时,杜圣博正在等着法国签证下来。对于失联,杜圣博解释,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这么一大笔钱,周转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已经从海外公司调动资金了。三天的说法太荒谬,成交之后的支付本身就是有三个月周期的,期限又没到,何来失联之说?”

    对于刘益谦,杜圣博表示两人从来没有过交集,对方就是想炒作。

    杜圣博说他和拍卖行一直有联系,“只是赶上欧洲的圣诞节加上新年,其实竞拍后,我们就支付了四分之一金额的款项。”

    1月11日,杜圣博从北京出发去巴黎,1月12日到达后,直接去巴黎德鲁奥拍卖行办理了相关付款手续,“都是提前约好的,所以很快。”

    杜圣博说,款项已经全部付清,但因为涉及到出口问题,这枚玉玺要20多天后,也就是说过完春节,才能被带回国。

    之前面对媒体采访时,他曾说付款后会晒出付款凭证,但杜圣博昨天表示,还是想低调一点,不想再过多纠缠。

    记者从其他信息源了解到,卖方古董行、中介拍卖行、买方杜圣博三方可能还在博弈。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玉玺成交价和各种税费总费用比较高,所以杜圣博希望佣金方面能够降低些,卖家因此有降价的意向,但拍卖行不同意。杜圣博和古董行虽对外都声称款项已结清,但其实可能还在谈判,而且可能谈不成。

对话杜圣博:我不能丢温州人的脸

    问:当初为什么会竞拍这件玉玺?

    答:我当初看到它的图片时,就觉得不错,有拍下的想法,这是帝王印。首先它是寿山石做的,用这种材料做的帝王印可不多见,是非主流;另外它有9条龙,这个数字你懂的,九五之尊,象征皇权。我还找出印谱和这个章比对了一下,误差率极小。

    问:你拍这件玉玺是因为爱国吗?比如抱着要把流落在国外的珍品带回国的想法?

    答:这行我做久了,其实更能切身体会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这个说法,这对我做生意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另一方面,我是个商人,做这件事当然更多是从商业的角度来考量,有些说法也是被掺杂进去的。不过,有一点,我是比较注重大家对温州人的看法的,当初同意媒体报道这件事,也是抱着宣传温州的想法,我不能丢温州人的脸。

    问:一些业内人说,这件玉玺你拍高了,说它只适合收藏,再转手的可能性极小,你怎么认为?

    答:这是每个人的判断不一样。我觉得它是无价之宝,什么意思,就是它的价值没办法用金钱去衡量,也没有一个标准的价格,可以海阔天空。其实一开始,我们预估的是花费700万欧元到900万欧元之间,当然还有一个最高预期,是2000万欧元。所以,最后的成交价在我们的预期之内。

    问:你这次支付用的是自己的钱吗?还是有温州商人的协助?有没有再和拍卖行讲价?

    答:是我们自己的钱。我想说的是,做这件事的不是我一个人,我们有几个股东,只是由我出面,因为我比较熟悉这个竞拍。古玩这行和其他不太一样,它资金流蛮大,圈子里几个人也会合作,比如要有一件东西在拍卖,知道你也在拍,那就可以一起,避免价格抬太高。经常这样。

    问:这件玉玺你是如何打算的?会收藏用吗?

    答:收藏是肯定不会的。我说过了,我是个商人。我也知道,国内不会有人再出价买它,而且全中国有实力拿它的人不会超过5个。但它的商业价值是不可低估的。

    问:有业内人士说,国内有人在海外市场上竞拍成功之后不付款,这种不诚信的情况你遇到过吗?

    答:的确是有这种情况。不过这件事要分开来看,有时候,是竞品本身和实物有出入,拍卖行的描述也有问题。有时候,的确是竞价人觉得叫高了,拍卖是种激情消费嘛。不过,每次拍卖都是交订金的,如果最后不付款,那就没收订金,这其实又是件很正常的商业行为,也不能一概说不诚信。 

 

全国统一收藏热线:400-789-6788         了解更多请点击:http://www.zdzxwh.com        欢迎致电 致电优惠 全国范围 免费送货

分享到:
0
京ICP备16002030号-1